洞里薩湖
吳哥行程的第一站



從市區出發,車子很快就走到了柏油路的盡頭,駛入坑坑洞洞的黃土路上,
路兩旁開始出現以茅草搭建的簡易屋舍,高腳屋造型搭配屋頂的棕櫚葉是共同的特色

「這樣的房子,真的可以擔任遮封閉雨的家的角色嘛?」
我皺著眉看著兩旁的高腳屋數量越來越多,然後、開始出現眼前的是密密麻麻水上船屋




導遊小陳說
這個在雨季時最大面積可達到三分之一的台灣大的湖,是神賜予高棉人最大的財富
湖中曾經多達兩百多種魚類,沿湖還可栽種大片的浮水稻,著實的成為當地人民的生命之湖


也因為如此,許多人不願意離開賦予它們生活一切的洞里薩湖,選擇成為逐湖而居的水上人家
環境好點的、買艘船全家人住在一起,吃喝拉撒睡全在這河上
差一些的、就以便宜的木頭竹子或是棕櫚葉加上稻草,蓋起了簡易的高腳屋,
在水退去的季節裡,湖面縮減後才浮現出來的黃土路旁,成為了奇特的景象。

 






乘船遊逛洞里薩湖,是觀光客們一定會有的行程,也是我在出發前最期待的一站
剛過正午的湖面上,大家都懶洋洋的,所見到幾乎都是倒臥在船屋裡午睡的身影
除了我們船上傳來轟轟的馬達聲外,就只剩下幾個逃離午睡的孩子在水上嬉戲的聲音

湖面上的船屋,有代表著政府單位的機構、有柬日或柬韓合作的民間單位,有水上雜貨店、五金行和孩子們的學校
這是一個在長久生活紮根之後,所以衍生出來的小型社會







許多人都說,洞里薩湖有著讓人難以忍受的刺鼻魚腥味
我的鼻子向來不好,因此逃過的嗅覺的磨難
可是眼見是一望無際黃褐色混濁的湖水,左邊有個男孩蹲在船尾洗澡,右邊是個少婦掏水洗菜...


船行還未過一半,遠方有艘小船上爸爸帶著一個小女孩
再一回頭、小女孩竟然已經跳上了我們的船,站著右側的狹小夾板上眼巴巴的望著我們
我聽不懂小女孩說的話,導遊解釋說她是兜售飲料也想要點錢

破破爛爛的小婁子裡有幾罐看得出已擺放許久的汽水可樂,我不想要飲料,卻又不知該不該給她錢
我想摸摸她的頭跟她說些什麼,望著卻又不知說些什麼才不會讓自己顯露出施捨的眼神
就連快門、我幾乎也按不下去...

 




洞里薩湖的午後,我沒有見到太多觀光客形容的熱鬧景象
頂多是三三兩兩自在嬉戲的小孩,也沒有遇到乘著臉盆向我們划來討糖果吃的孩子




我一直不敢貿然的去為這裡的環境以及人民去做一個註解
畢竟所謂的富裕貧瘠與幸福快樂,單用物質世界的標準來衡量總是偏頗
孩子們沒有要到糖果,回過頭依舊笑得燦爛
沒有進口家具跟奢華享受,但一家人平平靜靜在小船上的生活,卻是另一種安定美好

原以為帶了長鏡頭拍照的我,可以不要這麼像個侵入者般的拍照
但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的快門聲在這個水上世界中聽來都格外震撼





想起出發前表妹跟我說:去看看那些不同生活環境的人們,你會覺得自己所煩悶憂心的那些,其實也都不算什麼了...
是啊!   幸福如我們,又還有什麼好不滿的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tashadon 的頭像
natashadon

natashadon

natasha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