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的大床      一個人的空間有點大

睡眠時淺時深       不知為何        過去仍會片段出現

 

 

知道原來那一個她也在UK        我試著想冷漠忽略這個已被接收的訊息

卻發現任何一點點關於你的消息         都會令我暈眩

 

午後的咖啡味道裡         我淡淡的跟朋友提了這個消息

卻發現自己說著話的嘴唇會顫抖         還會有酸酸的感覺在眼角

 

我們討論著關於人的陰暗面

我納悶

是不是因為太過坦蕩純粹的我讓你無法正式自己的陰暗面

鴻溝讓你習慣對我隱瞞         走入無法彌補的墮落深淵

而我自己為的光亮       照亮的只是惡臭的事實       且灼傷了你我

 

 

我應該要變的習慣醜陋的世界       讓自己也開始隱藏些陰暗面嘛?

所謂的坦承與純粹         為什麼總是反照出對方的殘缺與不堪?

 

 

到底我們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一個世界?

 

 

只是     我還是沒有辦法假裝         至少現在

所以       倘若無法保證不傷害我        那麼  就別進入我的世界

就算我們從不是天使       也別將我逼近為惡魔

natasha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