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的時間裡,我都是在發著呆的

隨意凝向一個遠方,然後定格、深呼吸
就這樣痴傻般的望著
不太確定眼前所見的美景是真是假
然而    布拉格的確就在眼前




查理大橋上無論白天黑夜總是擠滿了恐怖的觀光客
幾次想要拍攝寧靜空蕩的橋上風景卻總是在等待數十分鐘後宣告放棄

這卻絲毫無減布拉格在我心中的美好
在那些遊客尚未蔓延到的偏僻小徑
或是遠方靜默佇立著的典雅建築
各自以一種純然獨立的姿態存在著


沒有金光閃閃的耀人光芒
也找不出任一特殊到讓你一眼即可快速辨識出的突出建築 (例:台北101)
彷彿就只是種陪伴關係
建築依靠著建築,設計相互襯托,就連色調皆是暖暖淡淡的灑落





要多麼強烈的堅持才能以這樣寂靜卻毫無疑惑的肯定姿態留存下來呢?


深夜裡又走上了查理大橋一回
人聲依舊鼎沸

沒有太多炫麗的霓虹裝飾
整個舊城看似漫不經心的存在著,任由人群穿梭
我靠在橋邊看著岸上稀疏的燈火
想像著在家鄉這樣熱門的觀光景點恐怕早被數以萬計的霓虹燈飾與攤販給包圍了吧!






在布拉格停留的日子裡極少看見晴天
原以為會等待到的飄雪也總是在陰霾冷風之後落空


不知為什麼   行走在此總是會感受到些許淡淡的憂傷
像是有些什麼梗在咽喉       吶喊不出     
望著布拉格城區時世界就是是一片寂靜
我喊不出口卻也聽不見任何聲音

就如同橋上攤販販售著的風景水墨畫一般
淡淡幾筆水彩顏色將視野裡的風景畫成定格


傳說中的波西米亞不再是濃烈鮮豔的奔放色彩
陽光下伏爾塔瓦河倒影出的    原來是旅人橋上沉思的模樣


全站熱搜

natasha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